2019年半月谈第11期_半月谈2019第11期文章汇总

来源:国家事业单位考试网 2019-10-22 15:44:59
  点此下载半月谈2019年第11期精选文章汇总(打印版)


  《半月谈》是党政机关公务员必备的阅读学习刊物之一,也是考公务员申论备考非常好的资料。


  下面是网页阅读版:


  半月评论


  1  让部门围着基层转!


  今年是“基层减负年”。当前,各地积极贯彻中央要求,纷纷出台减负举措,给基层治理带来一阵清风。在切实加大治理文山会海、过度留痕、频繁督察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力度的同时,还应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在基层治理结构和治理体系上着力,谋求给基层减负的治本之策。


  “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上面千根线,条条勒死针。”基层负担过重现象层出不穷,固然是上级部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所致,根子却在不合理的基层治理结构和治理体系上。


  在当前治理体系中,权力、资源相对集中于上级各级职能部门,治理责任和具体治理工作却主要由乡镇街道等基层承担,再加上部分上级职能部门习惯于“发号施令”“指手画脚”“督察检查”等工作方式,便形成了“基层围着部门转”的倒金字塔治理结构。照此运转,基层虽有治理职责,却无实现有效治理的相关权力和资源,还得频繁接受督察检查,上下两头不落好、动辄得咎,负担繁重、束手缚脚、受夹板气不说,很多时候还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最终受损的是群众利益和党委政府的威信。


  执政重在基层,工作要向基层倾斜。习近平总书记早就提出,要在体制上做一些改革,从各地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地做大做强乡镇,同时促进上级的工作向基层倾斜。2018年11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时,审议通过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北京市推进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的探索》。这是部门围着基层转的最新探索。


  “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以改革破解基层治理困局,就是要聚焦基层反映强烈的“基层围着部门转”的倒金字塔治理结构问题,加快构建“部门围着基层转”的治理结构,从体制机制上为基层赋权赋能、减负“松绑”。


  明晰职责定位,是开展有效治理的前提。新时代新形势下,社会结构、群众需求等发生显著变化,基层党委政府面临的任务也发生明显改变。各地应积极适应和把握这种变化,在扎实推进政府机构改革的基础上,根据各地实际,明晰基层定位,并依法拟定职能部门和基层党委政府在基层治理体系中的职责,为开展依法高效治理打下制度基础。


  “手里没把米,唤鸡也不灵。”基层开展有效治理,离不开与之匹配的权力和资源。各地应按照“事权匹配”原则,既给基层下达“过河”的任务,又切实帮助其解决“桥”和“船”的问题,尽可能地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向基层倾斜,为基层开展工作创造必要的条件。要加大体制机制创新力度,充分赋予基层党委政府统筹、调度职能部门的权力,并将基层亟需的执法权等权力赋权到位;结合机构改革,加大内部统筹调剂力度,有效削减职能部门冗员,切实充实基层工作力量;坚持“事权”与“财权”相匹配,在物力支持、工作经费等方面对基层治理工作予以充分保障;在工作方式上,“条”要主动往“块”上走,避免九龙治水,真正形成“部门围着基层转”的工作格局。通过权力重构、重心下移、资源下移,让基层的责、权、利对等起来,基层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一定会得到极大提升。


  重心下移不能越俎代庖,赋权赋能之后更不能当“甩手掌柜”。完善基层治理格局和治理体系的核心,是正确处理职能部门和基层的关系。“部门围着基层转”,需要职能部门以巨大的改革勇气自我革命,甘于割舍既得利益,也需要其切实转变工作方式、监管方式,集中精力做好调查研究、科学决策、事中事后监管等工作。要沉下身子指导和帮助基层工作,同时要避免替代包办,尊重和维护基层主体地位。只有职能部门和基层依法依规做到各司其责、各尽其责,协调行动、步调一致,才能形成治理合力。


  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疾为基层减负,不会一蹴而就;改革基层治理格局和治理体系,更远非一日之功。尽管如此,只要各地坚持问题导向,强化改革担当,立足实际不断探索,标本兼治持久用力,就一定能够构建起科学合理、有效有为的基层治理格局,极大汇聚治理合力,释放治理活力。


  半月讲解


  2  浙江乡村:各美其美,日新又新


  被土地束缚的乡村,是否注定无法拥抱灵动的生活?为富裕奔波的乡亲,是否一定要付出挥别传统、埋葬乡土文化的代价?2019年春天,半月谈记者在浙江乡村看到了各地探索创新实践带来的新答案。浙江经验在述说,乡土中国,也可以是一曲过去与未来协奏的希望之歌。


  人是第一要素


  丽水龙泉市宝溪乡溪头村是龙泉青瓷瓷土主产区,原来淘洗瓷土的水直接往溪里排,清澈的小溪变成“牛奶河”。村民们见怪不怪,直至年轻人曾志华返村当村干部。


  督促加工厂新建沉淀池,组织村民清理清运后垟溪700多米河床淤积的河道;投放上万吨大石头,修复河道生态系统;按照老照片等资料,运用老工法、老材料复建大木桥;重修村民道德公约,与沿溪其他5个村庄共同组织护鱼队,建起“下游村监督上游村”的问责机制……


  一番改革,溪头村的山川河流仿佛回到百年前的样子。不止是山青了水绿了,左邻右舍的心似乎也暖了。村民们都觉得,老辈念叨的人情味儿,也回来了。


  “一个人改变一个村”的故事,近年来在浙江成千上万个美丽乡村流传开无数令人赞佩的版本。眼界宽、能力强、愿奉献的村党支部书记群体,让浙江乡村发展日新又新,呈现出你追我赶的良好态势。


  杭州市临安区板桥镇上田村2005年还是个“问题村”,村容落后、村务搁浅,村民争斗不断。如今,村子成了富裕村,村里的尚武风气也转化为武术文化遍地开花。


  村民回忆,老支书的儿子潘曙龙应邀返乡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是上田村振兴的拐点。


  “当时公开竞选,85%以上村民选了我,是莫大的鼓励和压力,必须全身心投入。”潘曙龙说,老乡们的期待让他下决心接续父亲的人生轨迹,将村务作为自己的事业。


  10多年来,从刹住党员、村民代表“拿工资开会”的风气,到治理村容环境“脏乱差”,再到重新规划乡村,引导村民重拾武术文化,上田村面貌焕然一新。这正是:盼来一只头雁,飞向一片春天。


  文化涵养乡村


  嘉兴市嘉善县洪溪村,有一支远近闻名的“辣妈宝贝”舞蹈队,成员都是村里各家的“家里的”,却已先后登上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浙江卫视《舞动好声音》、山东卫视《歌声传奇》、江苏卫视《最炫民族风》等节目的舞台,还舞进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全国乡村春节联欢晚会。


  舞蹈队的壮大,离不开村党委书记陈俐勤的心血。她是村干部,也是“辣妈宝贝”的队员和后勤。如今,她一手打造的这张洪溪名片带动了村里乒乓球队、舞龙队等10多支文体队伍的成立。每天晚上,村民们或切磋球技,或排练舞蹈,和谐乡风就在文体活动的欢声笑语中吹拂开来。


  以文化新风滋养乡村文明,浙江有千万个洪溪。今年春节期间,浙江各地万余所农村文化礼堂上演“我们的村晚”超过6000场次。在宁波海曙,宁波市结对援建的吉林省延边州选派了文艺团队前来交流,富有朝鲜族特色的节目让村民赞不绝口。


  在丽水青田,文化礼堂里办起了“国际村晚”,来自美国、塞尔维亚、葡萄牙等12个国家的40余名外国友人、10名海外宣传文化大使欢聚一堂,让中国年俗涂上了文明互动的斑斓色彩。


  文化为乡村“提神”,乡村也为留住乡土文化而努力。2016年,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在浙江松阳县发起“拯救老屋行动”项目,对当地老屋进行修缮、保护和活化利用。


  松阳县三都乡酉田村村民徐关善说,老屋修复了,村里的年轻人愿意回家了,家族记忆和村落风俗的“根”和“魂”也回来了。


  “修复过程中,老屋产权人都会参与。某种角度来说,修复的除了老屋,还有因老屋而联结在一起的人心。”松阳县副县长谢雅贞说。


  制度筑牢文明


  土烧酒替代高档酒,一桌饭菜标准从“千元级”降到“百元级”……在远近闻名的“珍珠第一村”——浙江诸暨市山下湖镇新长乐村,一户富裕人家近日举办的婚宴略显寒酸,却被当地人津津乐道。


  “红白喜事节俭办,宾客主人都叫好。”新长乐村党总支书记何立新说,最近半年多,村里16场红白喜事都“新办简办”,酒桌上光是高档酒水就撤下500多瓶,省下的数万元捐到了村里设立的慈善关爱基金。


  作为“枫桥经验”发源地,诸暨近年积极探索,并以制度化手段让移风易俗成果“稳得住”:明确“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减办”,出台“办酒不铺张、礼金不攀比、丧葬不迷信”等“七不”规定,制定农村红白酒席操办标准、“新风尚”特色菜单……


  千百年来,村规民约在中国乡村治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曾几何时,这一乡土社会的规范体系已为人们淡忘。如今,在浙江许多乡村,它又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在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每个村民家中的茶几案头上,都能看到一份薄薄的文件。虽只有5页纸,却让全家人郑重呵护。它就是花园村的村规民约,凝聚着全村人价值与规范的共识。


  一个曾经“村名花园不长花、草棚泥房穷人家”的穷山村,如今实现了全民创业、共同富裕,名列“全国模范村”“全国文明村”“中国十大名村”“中国十佳小康村”。这是如何办到的?花园村党委书记邵钦祥说,这些都离不开一部村规民约的功劳。


  乡镇企业搞得红火,村集体经济壮大,村里矛盾纠纷也难免增多,于是花园村将村民反映最多、关切程度最高的事情,写入村规民约加以规范并严格执行,久而久之,规范走进了村民心里。


  花园村花园小区村民邵大康说,村规民约写的是家家挂念的事,讲的是人人认可的理,并且是村民自己商量制定的,当然要遵行。


  村规民约也非一成不变。花园村的村规民约30多年来屡经修改,最近一次修改是在2014年,不但修订了条款,还衍生出生态公约、道德公约等系列新约章,有效提升村民的自律、自治和自我保护能力。


  “制定村规民约、呵护公序良俗,是对传统社会优秀遗产的继承,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乡村基层制度安排。”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晓山说。


  半月调查


   电子眼变“老花眼”,拍错2万单!


  北京道路停车电子收费系统亟待完善


  导读


  近年来,国内很多城市都在积极推广道路停车电子收费。2019年1月1日起,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通州区率先全面实施道路停车改革并实现电子收费。改革以来,黑收费、乱收费等不规范现象基本消失,路侧电子停车收入也全部纳入北京市非税收入规范管理。


  而美中不足的是,高位电子眼记错车牌信息、电子停车相关服务受理时间过长、停车管理软件用户体验较差等问题,给停车人带来困扰。


  问题一:高位电子眼是“老花眼”“色盲”


  今年春节期间,半月谈记者开车回河北老家过节,却被北京市的高位电子眼拍下在北京市西城区盆儿胡同停车,突如其来的错误信息让人感到错愕。


  半月谈记者此前在北京市交通委指定的北京综合交通信息服务平台“北京交通”APP中填写并绑定了个人车牌信息,并开通自动扣费服务。这个错误订单来不及投诉,停车费就被扣走了。


  经过紧急查询,半月谈记者确定车辆没有被人“套牌”。拨打12328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反映此事后,北京市西城区有关部门回电称:“你反映的情况我们查了,是高位电子眼识别错误,多收的钱会退还给你。”记者追问:“高位电子眼是怎么识别错误的?”他回答:“识别错误就是识别错误,没有原因。”


  经调研,半月谈记者发现不少人有类似遭遇。今年3月28日,北京市民韩先生没有开车出门,却收到短信提示,他的车在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产生电子停车费单。


  经对比电子眼拍摄截图,韩先生发现他的车和被拍车辆的号牌非常接近。他的车牌是“京QG1”,对方的是“京QGT”——高位电子眼把“T”识别成了“1”。无独有偶,北京市民谭先生的车牌是“京NM”,但被拍的车是“京NH”;北京市民林先生的车牌是“京E”,但被拍的车是“京F”。


  北京车主李女士反映,高位电子眼还不能辨认车型和牌照颜色。她的蓝色车牌和一辆涉外专用的黑色车牌在数字和字母排列上完全一致,但高位电子眼辨认不出区别,黑牌车辆的停车费被记在她的名下。


  车主们担心:“如果高位电子眼一直拍不准,那么别人每停一次车,就给我带来一笔错误的停车费,还要自己联系有关部门投诉。这太不合理了!”


  高位电子眼为何出现拍摄错误?半月谈记者咨询了设备厂家和北京市交通委。据悉,高位电子眼拍摄错误主要受现场光照、拍摄角度和障碍物遮挡影响,尤其北京天气转暖后树木树冠会有遮挡。


  据北京市交通委统计,迄今为止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通州区道路停车电子收费累计服务车次达797万次,其中存在0.3%的问题订单。“虽然只有0.3%,也可能影响超2万次订单的结果,给市民带来不好的体验。”北京市交通委静态交通管理处负责人赵震表示,针对上述问题,北京市正在采取措施解决。


  问题二:服务受理等待时间过长


  今年2月4日中午,在北京西城某单位上班的李先生,将车停在宣武门西大街东段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中,第二天他被要求缴费两次:分别是21.25元和28.75元。


  2月6日中午,李先生再次将车停在宣武门西大街东段电子收费停车位,又遇到延长收费时间的现象:虽然停车只有2小时,但2月10日查询的订单显示,他的停车时间长达3天4小时30分钟,要缴费620.5元。过几天再查,订单显示停车7天23小时13分钟,收费1468元。


  李先生通过12328热线反映,被告知15个工作日内做出反馈;“北京交通”APP却提示“各区停车管理部门应在7个工作日内完成对相关申请进行审核”。李先生感叹:“一个15个工作日,一个7个工作日,我也不知道以哪个为准。在现在北京普遍推行接诉即办的背景下,不管是15天还是7天,时间都太长了。”


  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副主任王炯表示,“15个工作日”和“7个工作日”分别适用于投诉咨询处理和财政退费处理两种情况,二者并不冲突。他透露,目前北京市民通过12328热线反映的问题信息,北京市交通委会及时转给相关城区的停车管理部门,并督促其加快办理,按期回复投诉。“可能个别区的停车管理部门因人手紧张导致受理时间较长,但大家正在积极适应这项新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针对有停车人希望北京市交通部门加速处理用户举报,王炯表示处理工作正按相关规定执行。


  问题三:多数车主给停车软件打“一星”评价


  到2019年底,北京全市道路停车将实现电子收费。“北京交通”APP是否好用,直接关乎停车人对北京道路电子停车工作的认可度。


  半月谈记者发现,这款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便民软件,目前用户口碑并不理想。在苹果IOS系统应用商店中,“北京交通”APP获得700多个评分,其中超3/4的用户给出“一星”(满分“五星”)评价。评论区内,大量用户抱怨该软件设计落后、用户体验差、操作响应迟钝。


  另外,“北京交通”APP信息审核功能也亟须完善。据12328客服人员介绍,目前,“北京交通”APP有两种停车费缴纳方式:一种是“临时代缴”,主要适用于停车人不是车主的情况;另一种是“停车缴费”,适用于停车人就是车主本人,但车主要先上传行驶证照片,并经过系统审核后才能缴费。


  根据软件提示,车主信息审核工作将在用户提交信息后的24小时内完成,但多名司机反映,实际审核时间超过一周。


  截至目前,通过“北京交通”APP绑定的车牌数量已接近90万,而北京市2018年的机动车保有量突破600万辆。面对如此繁重的“审核任务”,“北京交通”APP该如何快速审核信息?


  王炯介绍,目前,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已组建专门服务团队,负责车牌绑定的人工审核和解答工作。但由于前段时间日均申请绑定量激增,确实出现人工审核工作效率不高问题。“现在我们已经增加工作人员,尽最大努力为用户尽快审核。”


  北京交通大学的一位专家认为,北京市推广电子停车服务背后,是北京市道路停车工作发生根本变革。“政府推广道路电子停车服务是为民办事,广大停车人使用时是否便捷满意,是评价城市停车工作改革成效的重要标准。政府要提高自己的精细化管理水平,最终把好事办好。”


  半月世界


  4  降服“黄背心”,马克龙有一手


  去年11月爆发、席卷法国全国的“黄背心”运动至今已半年有余,目前运动尚未彻底平息,但最新调查显示,参与该运动的抗议者人数再创新低,马克龙政府的应对举措让失去理智的“黄背心”运动冷静了下来,使这一场可能失控的全国性社会危机得以缓解。


  “黄背心”运动是法国社会矛盾和社会危机的总爆发,面对这一深刻社会危机,马克龙政府顺势而为,化社会愤怒为解决办法,其社会危机管理思路和处置方式值得关注。


  理智回应暴力,有序疏导


  “黄背心”运动是自1968年“五月风暴”以来法国所经历的最严重的骚乱,抗议者对马克龙政府提出了长达48条的诉求单,涉及民生、民主、经济、教育等多个领域,明确提出反对法国执政者(马克龙总统本人)、反对现行政策(包括欧盟建设等在内的一系列法国内外政策)、反对现行政治体制(即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议制)。


  面对如此危机,过去历届政府的做法是被动让步以求稳定,其结果是矛盾没解决只是向后拖延,甚至更加深了矛盾。这也正是法国经济社会矛盾多年来积重难返的根本原因。而致力改革的马克龙没有重复前任老路,试图在化解社会矛盾和危机上寻找新的途径。


  法国政府从今年1月起举行了为期两个月的 “全国大辩论”,针对抗议者提出的多项政治和经济诉求,马克龙确定这次大辩论围绕四个议题展开,即税务和公共开支、国家机制和国营企业、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资格。


  法国是个高税收国家,民众纳税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45%,马克龙重点向民众阐述税收问题,他提出以下问题请民众思考:我们怎样才能使税收制度更公平有效?在您的眼中,需要先降低哪些税?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在不降低公共支出总体水平的情况下继续减税,您认为优先考虑要削减的税收是什么?是否该删除一些与其实用程序相比过时或过于昂贵的公共服务机构呢?您是否对公共服务有新的需求?如果有需求,资金从何而来?


  这场组织了上万场不同层次讨论的“全国大辩论”在法国史无前例。马克龙亲临一线,参加各地讨论,在大辩论期间共参加了56个小时的基层辩论会。他表示,通过此种方式咨询公民是法兰西共和国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另辟蹊径,化愤怒为解决办法


  这场带有浓厚马克龙个人色彩的“全国大辩论”主要通过以下几种方式展开:一是委员会设立公共网站,人们可在此自由发表看法与意见,网站本身也提供各种信息;二是在地方上举行各种讨论会,讨论结果报给全国公众辩论委员会;三是各大区根据抽签原则选择居民开会对各个问题发表意见;四是主办4个“国家论坛”,抽签请各阶层、各行业代表到会发表意见,所有意见递交上述委员会统一整理,最后递交给政府。


  大辩论取得了明显的持续性效果。


  第一,把发泄愤怒的街头抗议转化为民众广泛参与的国家治理行为。抗议者要求参与解决矛盾的权利,马克龙顺势而为提出“全国大辩论”,不仅满足抗议者的要求,而且可以调动更广泛的民众来参与国家大事的讨论。这一举措成功地消解了“黄背心”运动的猛烈势头。


  第二,对法国积重难返的经济社会问题进行梳理,让民众了解法国的家底和解决问题的难度。比如民众对税收问题最为不满,纷纷要求减税。但现实问题是,不征税,国家的开支从哪里来?税收怎样改革才能平衡各方利益?这就需要倾听各方的意见,进行理性分析。


  第三,大辩论有助于民众了解事实真相,了解政府财政拮据的困难,有助于缓解民众同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


  法国政府的举措使得其民调支持率明显回升。西班牙埃尔卡诺研究院网站认为,这在法国劳工运动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基层治理现代化


  5  投入不少,见效不多!资源进村遭遇“最后一公里困境”


  随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推进,各种资源要素汇集乡村,化作推动乡村发展的强劲动力。其中,政府投入尤为巨大。但笔者调研发现,一些项目工程中,政府投入越大,基层治理效能越低,资源进村遭遇“最后一公里困境”,亟待破解。


  真能做到“各家自扫门前雪”,那就是治理高水平


  华北某大城市远郊的一个村,是一个有500年历史的古村,人口不到500人,100多户人家。这几年,随着城乡统一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政府为该村配置了7个保洁员打扫卫生,但村庄环境一塌糊涂,见不得人。


  区领导到村里调研,问村干部到底是怎么回事。村支书说是因为村里缺钱、基础条件也不好,所以村庄环境治理没法搞。区领导追问,那要怎样才能搞好呢?村支书毫不含糊,开口就要50万的财政支持。区领导想看看村里到底怎么个弄法,就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区领导心里明白,根子是村里自从有了保洁员以后,村民就不在意公共卫生了;保洁员看到这种情况,也就不负责任。村干部也形成了依赖思想,还是想增加投入来解决问题。


  村支书在获得区领导的许诺后,开展了浩浩荡荡的村庄环境整治活动。先是请了几辆挖土机,再是趁着搞党建活动的机会,把区、乡两级的机关干部组织到村里来,还召集全村的党员一起,共100多号人在村里扫大街。区长也参加了这次活动,“混”在群众里听群众的反映,观察到了不少真实情况。让他惊奇的是,群众站在旁边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热闹,像逛动物园一样,时不时指指点点哪个领导干得如何。


  这位区长在跟笔者聊起这件事时,感叹了一句:曾几何时,“各家自扫门前雪”是一个讽刺;而今,基层治理要是能做到这一点,那真是高水平!


  笔者这些年跑了不少地方,类似现象实在是普遍。比如,很多农田水利项目,花了几百上千万修的渠道,因为农民用水合作不起来,多年就没用过一次,最后还是废了;村里修路,到了农民家门口,各种阻挠要赔偿的,也实在是多。


  政府投入越大,基层治理效能越低


  这些年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已经达到了相当水平,且国家还在加快推动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融合发展。然而,几乎所有地方都面临着“最后一公里困境”:国家投入是不少,效率却极低;更有甚者,政府投入越大,基层治理效能反而越低。问题出在哪里?


  直接原因是政府投入体系有问题。当前,几乎所有政府投资都是以“项目”的形式进行。从资金管理的角度上说,因为项目制有一套完整程序,可以“控制”项目资金的流向,避免资金撒漏。


  但笔者调研发现,不少县都形成了一个依附于政府项目的垄断市场。在这些县里,无论如何市场化运作,最后的结果通常是形成一个稳定的分利秩序——比如,水利项目总是一个老板承包,交通项目又是另一个老板承包。这些承包商,要分给有资质的建筑公司和负责实施的乡村干部一定的利益,如管理费、承包费等,不一而足,提高了项目实施的成本。


  笔者和村干部多番计算发现,和村